影史最经典嗜血杀人狂回归这张白面具眼熟吗?

和之前那些狗尾续貂,挂羊头卖狗肉的续作不同,40年后的《月光光心慌慌》由第一部导演兼编剧约翰·卡朋特亲自操刀,在第一部中有过精彩演出的尖叫女王杰米·李·柯蒂斯,以及最初大魔王扮演者尼克·卡斯特尔也倾情加盟。

年龄超过200岁的铁三角带着初心,直接否定续集,故事内容延续第一部,完成了一部最正统最具情怀的王炸之作。

该片上映后登上北美票房榜首,一天就收回成本,且创下该系列最高票房纪录。新续集顺应而生,今年的万圣节,这个戴着白色面具,手持尖刀的不死杀手再度回归,开启新一轮的斩杀之路。

故事紧接上一集结局,在精神病院被关押了整整40年的大魔王迈克尔·麦尔斯逃了出来。他先杀死曾经挑衅自己的两位记者,接着又赶往曾在自己手下逃脱的小保姆劳瑞的家,誓要完成40年前未完的杀戮。

可劳瑞早就不是只会逃跑与尖叫的弱者,多年来她不断武装自己,不仅购买了大量武器,还斥巨资改建房屋。她教导女儿和外孙女如何保护自己,并不断警告身边人,终有一天迈克尔会回来寻仇。

果不其然,在无差别一路砍杀过后,迈克尔与劳瑞开始了正面交锋。劳瑞身负重伤,女婿也在保护她们祖孙时送命。最后劳瑞利用机关将迈克尔锁在地下室,并放火烧毁房屋,试图让迈克尔葬身火海。

原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女儿和外孙女护送劳瑞赶往医院,大魔王迈克尔却残忍斩杀前来救援的消防员,踩着受害者尸体,再次从地狱逃回人间。

小镇居民也获悉了迈克尔逃离精神病院,且连杀多名路人的消息。那些曾经侥幸从他手中逃脱的受害者们再也坐不住,他们发誓要让迈克尔血债血偿,将所有恩怨都结束于今晚。

几人还组成了真正的“自杀小队”,带上武器对迈克尔进行搜捕。可当真的与迈克尔不期而遇时,才发现大魔王的杀意与手段不减当年,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只能送命。

重伤的劳瑞睁开了眼睛,她知道,这个万圣节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不管身在何处,迈克尔一定会找到自己,和她来一场你死我亡的终极对决。

自从1978年第一部《月光光心慌慌》上映后,面具杀人魔迈克尔·麦尔斯就成了万圣节代名词。他和《猛鬼街》中的弗莱迪、《十三号星期五》里的杰森被称作美恐“嗜血三杰”。

几十年来,不仅一直活跃大屏幕,白色面具也成了万圣节脱销的明星产品。且这一形象与故事模式还被不少恐怖片效仿,创造出更多经典,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惊声尖叫》系列。

《月光光心慌慌》与其它同类型恐怖片相比,最大区别则在于:身为这场杀戮主角的迈克尔并不存在任何故事背景,他只是单纯享受鲜血与残杀。

《猛鬼街》中的弗莱迪是被愤怒的家长焚烧致死,《十三号星期五》的杰森也曾被同伴霸凌,带着无尽怨恨投入水晶湖底……但迈克尔从一开始就是个天生杀人狂。年仅六岁时就用尖刀捅死亲姐姐,小小年纪被抓进疯人院,随着成长,心理越发扭曲。终于逃出病房后,成了一个无差别报复社会的疯子。

卡朋特导演曾坦言,之所以会创造出这个形象,主要就是他厌烦了花各种理由为杀人者做辩解。对于当时的观众来说,他们并不关心那些背后的委屈,只想看最简单直接的暴力血腥。

甚至就连由他本人执导的续集,也为了创造更高票房,生硬地将第一集逃生的女主角劳瑞改成了迈克尔的妹妹。好在他一直对此耿耿于怀,这才有了2018年的拨乱反正,推翻所有续集错误,以一种向原作致敬,自我嘲讽的表现形式,将整个故事拉回到最佳状态。

且顺应近几年越来越吃香的“大女主”风格,曾站在受害者角度的劳瑞,也摇身一变成了独立、自主,不畏凶险的反击者。这不仅仅是时代进步的表现,也第一次令作为反派的魔王迈克尔有了势均力敌的对手,扭转一边倒的局势,变得更有可看度。

有了前作的成功为案例,这一次《月光光心慌慌:杀戮》也开始大玩情怀梗。那些曾经出场过的角色,以各式各样的形态再次出现。

比如:前作中被迈克尔袭击过的护士与小女孩,已经年过不惑,但这些人却依然难以忘记当年的创伤,一心想要与迈克尔做个了断。

这些人物对于熟悉原作的粉丝来说,就像充满惊喜的彩蛋,令观众了解到了角色后续的故事。

且由于本次剧情与2018版属于无缝连接,观众也可以在酒吧的电视中看到迈克尔出逃、两位记者在加油站受害等新闻。这些都表明了时间线年的这个万圣节之夜与之前那部作品发生在同一晚。

不过这种向前作致敬的表现形式并不适合所有人,闪回混乱,再加上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对于没看过前作的观众来说,十分不友好。

而且这一次的血腥尺度显然要比2018年升级不少,这也成为一把双刃剑,喜欢的人会大呼刺激过瘾,不适应大尺度的,真的只能望而却步。

但如果在你心里,《月光光心慌慌》早就已经和糖果、南瓜一样,成了万圣节的标配,那么在这个充满仪式感的夜晚,伴着熟悉的配乐,又一次将人间变为炼狱的迈克尔·麦尔斯,还是值得一看。